簡談未來教育與就業


星期四(10月19日)晚放學後,匆匆南下到「Garage Academy」參加「The Future of Education and Work with EdTech Asia」。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02605883215142/?acontext=%7B%22action_history%22%3A%22null%22%7D


此前筆者也看過不少對未來教育與就業的預測,例如「Clayton Christensen Institute」創辦人出版的《混合式學習:21世紀學習的革命》。

https://www.instagram.com/p/BQaZjeHgkb7/

這次分享嘉賓分別來自「BSD Code and Design Academy」、「Polkuni」及「GoSkills.com」。討論上談到以下問題:

  1. 現在的教育與創業家教育(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
  2. 就業技能
  3. Learn, Unlearn, Relearn

一、現在的教育與創業家教育

「亞洲教育」尤其著重背誦式考試,但這著學習卻不能令學生與時俱進。

今日所見的「教育制度」,一班數十人坐在課室、老師用分數衡量學生高下,其實由來已久;三位分享嘉賓均提到亞洲教育尤其鍾情「考試」。在筆者看來,費神設計考試也是頗「懶惰」的培訓方法,而我們明顯將分數高低視為學生學到多少。但問題是,這種前設:學習要分高低,必然堵截了一部分人「成才」。

不遠的未來,智能生產系統(人工智能、機械人組成的自動化生產系統)日益普及,既然機械人將人類工作創造的「GDP」也賺了,將來或可課徵「機械人稅」,再實施「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ities Basic Income) — — 不論公民收入水準或職位如何,皆可獲得政府發放固定金額,足以保證生存。 今日的教育神話是希望晉升大學改善個人、家庭經濟水平,但未來或許大家也毋須為三餐奔波、安居樂業易如反掌,屆時「讀書/學習/教育」的目的又為了什麼?

先回到當下,教育其中一個目的應提升學生的就業能力,而「BSD Code and Design Academy」的 Mo Qureshi 便提到創業家教育(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對此有何重要 — — 即「測試與犯錯」(Test & Error)。筆者看來,著重考試、將學業「成敗」與前途混為一談的地方(例如香港),尤其不能接受「犯錯」:如果某人,讀過副學士與高級文憑才姍姍入讀大學一年,很多人眼中屬於「浪費時間」;但人生不見得只有18歲考畢 DSE ,22歲大學畢業一條路。到底如何推動「測試與犯錯」,改變社會風氣?


二、就業技能

世界經濟論壇曾公布十項2020年極為重要的技能。有趣的是,筆者並不覺得本地教育制度有明確培養學生這些技能。

上表可見,「解決複雜問題」名列重要技能之首,而解決問題的核心,就是「測試與犯錯」。此外,「與人合作」亦頗受看重,當中講者提到與「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合作將會越來越需要。最後,「情緒管理」卓越,既有助於與人合作,亦對個人發展有所幫助。


三、Learn, Unlearn, Relearn

“The illiterate of the 21st Century are not those who cannot read and write but those who cannot learn, unlearn and relearn.”

「廿一世紀的文盲,並非不能讀寫的人,而係那些不會學習、摒棄已學、再次學習的人」出自托夫勒(Alvin Toffler)的《權力轉移:臨近21世紀時的知識,財富和暴力》(Powershift: Knowledge, Wealth, and Violence at the Edge of the 21st Century),其書初梓於1990年,極具遠見。

有趣的是,其1991年華文譯本第三章寫道:「商業巨頭的大名就像好萊塢的影星一樣,經新聞媒介的傳播在公眾眼前飛來晃去像唐納德.川普或者李.亞柯卡那種靠自我奮鬥起家,身邊常圍著一批熱衷於搞宣傳吹捧的人,正在成為商業界實力人物的象徵。這批人業已成為喜劇中的諷刺對象。他們及其所僱用的文人墨客炮製出最暢銷的作品。這些人甚至被提名,或者已被安排提名為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的潛在候選人。商業活動已進入格里茲時代」。

何為「摒棄已學」與「再次學習」?「學習」若為了未來不斷解決問題,則必須不斷根據變幻莫測的情況而調整,除了「學習」外,更應勇於「摒棄已學」與「再次學習」。

改革並不能一步登天,或許需要兩步。

香港不時稱羡北歐教育制度,前人介紹不少,不贅。但我們卻不禁要問如何改善我們香港的教育制度。這個筆者也沒有答案,從羅天佑、梁操雅的新書《香港考評文化的承與變 — — 從強調篩選到反映能力》可見,香港的考評越發完善,但成熟的制度有時卻阻礙了創新 — — 這點與香港討厭犯錯源出一轍。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02605883215142/?acontext=%7B%22action_history%22%3A%22null%22%7D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