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0領袖計劃」十周年回眸


香港200領袖計劃由2006年創立至今,已逾十年;筆者於2012年參與這個計劃,後來更「上過庄」,做過200會的外務總監(封面圖片便是筆者參選時的紀錄,獻醜了!XD),適逢今晚(11月4日)是十周年晚宴,想趁這個機會分享一些關於「香港200」的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47813072270115/


一,香港200簡介

這個領袖計劃由香港青年協會舉辦,對象為高中學生而又曾於校內擔任領袖崗位、願意服務社會,且品學兼優者。培訓特色是分別會於香港及中國大陸各培訓100小時;培訓主題每年有別,例如由早期的「政策議題」、到我那屆接受的「社會服務」培訓,到近年的「社會創新」;縱使如此,「願意為香港」這句宗旨仍然未變。

而香港200會則是後來向警務處社團註冊處登記的社團,與青協關係千絲萬縷。雖然其定位由成立至今仍然廣受會員討論,但200會從前仍有一定社會參與,這點後段再議。


二,香港200誕生的社會背景

讀者還記得2006年的香港嗎?筆者當時應在讀小六。那時香港正經歷主權移交後新一波青年運動:保衛皇后碼頭運動。1966年油麻地天星小輪加價引致的社會運動,這是首次因民生問題而引發、香港為本的社會運動,當時港府定性事件係「青年工作」做得不夠好,故此大力舉辦康體活動。四十年後,保衛皇后碼頭運動一役也讓目光重新回到青年身上。而當時年輕人「激進」的形象入木三分,為了讓大眾知道「不是所有年輕人都是激進的」,便有不少希望帶動「理性討論」的項目,「香港200」便屬其中之一。

連結:http://archive.news.gov.hk/isd/ebulletin/tc/category/administration/060520/html/060520tc01001.htm#

除了「理性討論」,推動「國民身份認同」也是這項計劃的理念之一;我們不妨回顧2006年5月20日於金鐘港麗酒店「2006《香港200》領袖計劃」開展禮上,時任特首曾蔭權致辭提到:

「《香港200》領袖計劃」為具領導潛質的青年人提供全方位的培訓,進一步發揮你們的潛能,讓你們更深入了解國家和香港的現況及發展,強化和凝聚你們服務社會的心志,為香港的未來,準備好最優質上乘的「顏料」,為香港的前景添上美麗的色彩。

雖然曾蔭權演辭以英國首相、演說家 Benjamin Disraeli 作結,但全篇卻寄語香港青年提升「國家意識」(當然是中國了)。稍後至2007年6月30日,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來港出席香港回歸十周年活動,在港府歡迎晚宴上致辭:

「我想特別強調的是,青少年是香港的未來和希望,也是國家的未來和希望。我們要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國民教育,加強香港和內地青少年的交流,使香港同胞愛國愛港的光榮傳統薪火相傳。」

自胡錦濤叮囑之下,香港的青年工作、國民教育便更進一步了。後來曾蔭權發表2007年《施政報告》時,就以五段、543字講述如何推動國民教育,其中提到:「資助團體舉辦更多青年往內地的考察和交流活動。我們會結合各方面的力量,發揮協同效應, 提高國民教育的整體效果。」

若以「兩地交流」、「青年交流」為本的交流活動,最為大型當數青年事務委員會「青年內地考察團資助計劃」 — — 自1998年開始,計劃旨在資助社區團體舉辦青年人往內地的考察活動;但兼備香港、內地培訓的青年領袖培訓,則「香港200」算是箇中先驅。


三,我們的社會參與

秉承「願意為香港」,我們的會友不時聯合起來參與社會事務。筆者希望從一次睇書經歷講起,話說數年前因為上書局不時特價發售書籍,便購入一本黃兆輝博士的《強政勵治與醫療事故》,而讀到其中一頁時赫然發現「香港200」的足跡:


經過一輪打聽後,原來這是源於一些「香港200」學員組成醫療改革關注小組,並於2008年醫療改革討論時撰寫了一份建議書。此外,由 Terry Wong 領導的2009年香港200會,以「香港200論壇」招徠,舉辦了不少政策對談活動,可考的活動如下:

  1. 使用電子學習資源的願景
  2. 與環境局局長會面
  3. 齊享健康資訊 —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
  4. 青年學生領袖看2008/09施政報告
  5. 會見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先生(主題:金融海嘯下青年就業的機遇與挑戰)

除了政策活動外,我們也有一份名為《青言》(Youthink)的刊物,筆者曾經主理過一段時間;此外,「 #200笑 」亦係敝會品牌活動,藉着扭氣球宣揚愛和歡笑,以及「Pay It Forward」的信息。

若果2006年第一屆「香港200」學員大約年方十八、九的話,按理十年後,首批學員最多剛到立身之年。雖然未如其他計劃般人才輩出,但會友也各展所長,有醫生、律師、會計師、教師、社工、商界才俊、社會企業家等;政治方面有社運常客、本土派健筆,智庫成員、特首競選辦成員、政治助理。大家也在不同地方貫徹「願景為香港」的理念。


四,「組織」與「理性論政」的終結?

2014年反國民教育風波,學民思潮橫空出世,可謂完全顛覆了「組織」為單位的社會參與,這點也對200會帶來很大的影響,每屆換庄也會探討的「定位問題」至今好像仍未有公論(例如十周年晚宴前也舉辦了一次香港 200會路向集思會);同一時間,有部分200友另行成立香港青年行動網絡,務求推動較迅速的社會參與。但後來本民前、青年新政等組織出現,看來以「人」為本的組織更能快速推動理念。

最近林鄭政府改組中央政策組為「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亦力推「青年自薦計劃」,務求廣納青年呼聲,化青年聲音為政策參與。早年舉辦「200論壇」,其實已有不少學員認為活動流於吹水,高官聽畢意見後亦不見得有所轉變;相信這種「共同經驗」也是不少參與公共事務者所贊同的。這種「行政吸納政治」並不如以往「從善如流」,到底林鄭新猷成效如何?公眾並不特別有期望恐怕才是真的。


五,統戰與洗腦

社會不時有「獵共」呼聲,例如第四十七屆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競選時,被揭發曾擔任學友社領航者計劃的領航長,參加國情考察團;對於學友社被指屬中共地下黨組織,「久經歷史考驗的」前社員梁慕嫻便撰文重提其「五、六十年前」參與學友社的種種經過,繼而穿鑿「五、六十年後」區子灝與中共的關係。筆者看來,今日建制青年組織成行成市,各個山頭幾乎也有交流項目;學友社若果備受重用,恐怕就不只搞青年輔導與交流團了。

香港如此多建制青年組織,新進隨便參加一個青年項目後,假以時日自有機遇;留在自己圈子養尊處優,總好過公然在傳統非建制派地盤(例如學界、教育界)搶灘 — — 此舉不啻「爛頭卒」,曝光了登時聲名狼藉。而今日亦只有在重賞、豢養之下,勉強才有愛港力、何君堯之流「衝出來柒」,但更多建制派愛惜羽毛呢。

香港不少人以對中國漠不認識為榮,但強鄰在近,不論港人「把握機遇」抑或「一心對抗」,也不能不知己知彼吧?否則如何對奕?

參加青協活動比一般建制派組織好的是,這裡其實頗為自由;雖然青協也被視為廣義的「紅底」組織一員;但與港府、中國關係密切,更多係前總幹事王䓪鳴博士自1980年出任該職以來,累積匯豐,立法局、行政局(包括主權移交早期的行政會議)的政治能量與人脈。只要一日青年被定性為問題,「青年」協會一日有用武之道。


這些資源確實有助於會內人員募款與搞那些「維穩」、「統戰」飯局。縱使如此,青協鮮有事先審查參加者,若果有理有據,亦不怕你犯顏直陳,例如2013年首屆 #香港青年服務大獎 得主鄧敏琳便以一句「跟番民意施政」報以主禮人、時任特首梁振英。雖然此後好像就沒有再見梁振英蒞臨頒此獎了……

十年樹木,「香港200」仍然繼續營運,以上謹誌我們不同會友歷來走過的路,希望我們繼續秉持「願意為香港」的心!換屆在即,希望有志之士能夠在香港200會一展所長!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47813072270115/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