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史科的前世今生(續):教協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教師座談會感想


筆者剛剛參與了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舉辦之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教師座談會 — — 此前筆者已寫了兩篇相關文章,分別係〈淺談初中中史科修訂諮詢之爭議〉及〈如何令歷史可親?〉。筆者正就讀中國歷史教育學士,理應有光環(笑)參與。為了公諸同好,特意整理座談會見聞;大家亦可從教協直播回顧座談會內容。


一,座談會簡況

座談會由教協會長馮偉華博士主持,並請來四位講者:

  1. 霍秉坤博士(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副系主任)
  2. 李志雄先生(前教育局總課程發展主任(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
  3. 陳志華老師(香港中國歷史教育學會理事、資深中史老師)
  4. 陳仁啟老師(教協教育研究部副主任、資深中史老師)

整個座談會以「#專業討論」為宗,討論之先已有基本假設:「支持/不反對中史科獨立成科」。


二,內容問題

整體而言,筆者認為李志雄老師提到四個考慮令人深思:

  1. 別讓內容太沉重 — — 標準?在別科同事裡不認識;
  2. 別讓完整成為魔咒 — — 遺漏?重有更多;
  3. 別讓趕書成常態 — — 進度?重有更遠的路;
  4. 別讓考題太深入 — — 目標?因考試愛學習。

以上亦係筆者在中學時修讀中史科的印象;各講者均有談到如何提升學生學習中史的興趣。其中霍秉坤博士提到其調查時發現:

男學生對三國、戰事甚感興趣;女學生則傾向學習文化史。

以下則有些爭議較多的內容,故另立專題討論。

(一)近現代史

李志雄先生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史學觀點:歷史應讓證據說話,是其是,非其非,不能想當然矣。以近代現史為例,當中最為共產黨執政前三十年的亂象、六四事件令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印象不好 — — 筆者便曾撰文〈讀《革命後記》(上):那些我們對「文革」的認知〉,當中值得一提的是:

對文革最大的回憶,莫過於「訴苦」。但我們對「文革」除了只記得「痛苦」,還有什麼?你的「文革回憶」又是否等於我的「文革回憶」?文革最受逼害,自然屬知識分子、地主、資本家、官員等等,儘管他們的遭遇各異,但傷痛卻出奇地相近。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知識分子」掌有「筆桿子」,故此便能書寫自己的歷史,如此又排除了一些不能書寫的群眾。同時,較少受害的「工人」,卻享受「領導階層」待遇,有些知識青年更可於文化宮揮灑青春的汗水。由此可見,一味「訴苦」,並不能形成一致又能說服後代的批判。

(二)香港史

陳志華老師特別分享其就分析中史課程中的「香港史」部分所得:

最新諮詢會顯示,初中中史科「香港史」部分擬僅佔約一成,約十五課節。當中要不太少,要不集中政治史。

從課程修訂現況來看:

  1. 政治為主導:重政治史輕民生
  2. 與中國相關:課程設計上殖民地時期本身發展與中國無關
  3. 初中香港史部分割裂
  4. 學生不瞭解居住地的過去

其實利用香港史亦可「多快好省」理解中國歷史。舉例而言,今日我們所認識的新界原居民,全屬歷代「新移民」 — — 以新界五大氏為例,最早如鄧氏自宋朝遷入,晚至廖氏於元朝年間抵達。真正的「原居民」,其實為「傜」、「輋」與「越」等先民,但多已被漢人同化。這段歷史,便直好用於理解歷代的「民族融合」。

此外,古代香港三大產業:採珠、沉香、產鹽。以「產鹽」為例,香港自宋代便設有鹽場十七處,觀塘之本名「官富場」便與此有關 — — 而「五代十國」時,南漢劉鋹置媚川都,招募專戶採珠,其工作時令以石硾足,蹲身入海,沉水而下,有至五百尺深者,因咽溺而死者甚眾 — — 宋初,以此舉害民,遂下詔廢媚川都,並令罷採。


三,行政問題

幾位講者亦有提到,課程如何轉變,教師所受影響亦不能看輕 — — 不論係「課程修訂」,甚或「中西史合併」。有趣的是,不同課程其實內容也不少,但為何只有中史「教唔晒」成為重要問題?

現時學生得到的中史課時,三年初中約150節,其實捉襟見肘。

此外,之前提到香港現時只有約一成中學未獨立成科,當中一部分便是非華矞學生,筆者便認識一位教大同學,渠係巴基斯坦矞香港永久居民,其粵語溝通也不錯,但讀寫中文對渠卻極難。若果少數族矞既掌握不好中文,卻要掌握與其不太有關的「中國歷史」(以血緣論的話),恐怕只會犧牲了少數的利益。

最後,教科書、支援教材、教師培訓、到校支援、示範教案等協助亦非常重要。


四,政治問題

不少講者提到「#政治凌駕專業」的問題。例如第一次諮詢會較少關注,而第二次諮詢會則因為《施政報告》已督定初中中史科獨立成科,故大受關注;中史科更計劃新增24小時《基本法》教育。

而所謂「國教借屍還魂」亦不恰當,因為現行課程自1997年頒行,目標已包括國民身份認同(國家歸屬感、責任感之類)。

社會亦對「中學中史科」情況不大了解,不少講者提到,不時有人語帶責備為何中學「殺」中史科。箇中原因其實與分不清「初中中史科」及「高中中史科」有關。前者現時全港九成多中學早已存在;後者則因為屬選修科,而非每間學校也有開辦,修讀人數則係每況越下。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8A%89%E5%81%A5%E5%AE%87/%E9%A6%99%E6%B8%AF%E4%B8%AD%E5%8F%B2%E7%A7%91%E7%9A%84%E5%89%8D%E4%B8%96%E4%BB%8A%E7%94%9F%E7%BA%8C%E6%95%99%E5%8D%94%E5%88%9D%E4%B8%AD%E4%B8%AD%E5%9C%8B%E6%AD%B7%E5%8F%B2%E7%A7%91%E8%AA%B2%E7%A8%8B%E4%BF%AE%E8%A8%82%E6%95%99%E5%B8%AB%E5%BA%A7%E8%AB%87%E6%9C%83%E6%84%9F%E6%83%B3/10159612089915300/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