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羅獨南北:記2017年農曆新年獨遊泰國(上)


上一次搭飛機,已經係一年前赴臺後,之後一直忙於工作,無暇旅行。適逢想到泰國考察,便籌劃這次旅程。由於本身對「食」「玩」沒有特別追求,而我又孤身上路,所以省略了很多景點,故大致可用「日玩夜做瞓得早」(或者有時趕車就無得瞓)形容。遊記上篇將係個人感受,下篇才談旅程見聞


一,獨遊與史多域主義(Stoicism)

https://www.instagram.com/p/BfTAR6oBSPw/?taken-by=lkysamuel

獨遊最大的好處,大概係事事自己作主。好旅伴不易求,夾時間就係一大難事,獨旅就有這種彈性。而在旅行時看到一篇獨遊的個人狀況,摘錄如下:

//(一)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心眼的人,置身其中時都會有一種難以避免的緊張感,帶著一種壓力在旅行。
(二)真正的一個人旅行,90%的時間都是一個人背著分分鐘比自己還要重的大包,孤獨地在不熟悉的地方走一條條孤單的路。雖然很多人說獨處的種種好處,但人畢竟是社會性的動物,離開了朋友家人愛人,在一條孤零零的路上走得久了,總會有在寂靜中空虛寂寞冷的時候,這是再堅強的人也無法避免的生物本能。如果自問沒有應對孤獨感的能力,勉強自己只會造成災難,黑狗會在一路上伴隨著你,在你最脆弱時把你吞噬。//

以上其實我大致認同。畢竟,事事自力更新,「自己問題自己解決」本來就不容易 — — 由於平日已慣於事事規劃,第一點於我基本不成問題;只係平時依賴各種互聯網工具,若離線時便略受影響,當中主要係搵路與語言問題,但只要大膽豁出去,其實也不算太難。例如我第一天到達時,覺得一切很陌生,一直想著要不要到唐人街走走,但只想呆在酒店。結果出去走一走,沒有想像中難(當然因為有網絡用谷歌地圖);而之後在泰國南部也拉府沒有網絡,也得力於當地華人,安然解決問題。

至於第二點,則出於沒有平日在香港「同聲同氣」的感覺 — — 雖然也有講普通話與英語,但只係第二語言矣。不過,看看風景,參觀廟宇與名勝,也令人投入到當地之中,況且在酒店也可與香港朋友交談嘛。

https://www.instagram.com/p/BfOnFyOhN9Q/?taken-by=lkysamuel

旅程上,一直抽空睇書,箇本係介紹史多域主義的讀物,聽說這主義近年盛行歐美;事源2015年有位哲學家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如何成為史多域主義者〉(How to Be a Stoic)暢行網上,帶動其同名網誌。2017年末渠付梓了同名萬作新書(How to Be a Stoic: Using Ancient Philosophy to Live a Modern Life),我看完書摘也買了一本。

史多域主義追求心境平靜,認清自己掌握到與掌握不到的事,前者盡力,後者隨緣,簡言之就係「勇對無常」吧,與道佛兩家對人生的追求相近,但少很多神怪之事,令人心生嚮往;也算係對「獨遊」的回應吧。


二,華人好客

在也拉府與勿洞市,幾次獲得一些新識不久的華人幫助,實在係古道熱腸。

https://www.instagram.com/p/BfdYkw8Byat/?taken-by=lkysamuel

首先係向也拉遇到當地慈善堂理事潮州黃叔叔,初時渠以為我來尋親,見我孤身而來大感驚訝;後來他先後載我到廣新路與車站,雖然我本來可獨自步行前往(這裡竟然沒有的士……),但受人幫助甚為開心。


後來在勿洞,先後遇到祖籍廣西、略通粵語的酒店知客,而渠又介紹了,懂華語的泰族司機,招待熱情,有問必答。雖然大家係商業來往,但至少自我感覺良好吧!

遊完馬共遺址,本想搵間當地咖啡店工作一下,又遇到東主盧金文,一問之下,其華語流利,原來於華僑崇聖大學修讀中文,現職中文教師。再問之下,原來祖籍梅州,乃客家人氏,從小便講客家話,渠更帶我到其村落,一覽客家遺風,極為好客!


未來幾年希望深造客家話、福建話與潮州話等,人在異地,與這些南方民系以其方言溝通時,別有一番親切感!。

三,Let the boy die


上月擬訂行程時,已有泰國朋友提醒泰南有患一一壹月底也拉府曾有炸彈襲擊,三死多傷,乃馬來穆斯林自治運動者所為。這點我沒有向很多人分享,一來別人只會著我小心,甚者或叫我不要去一一前者心領,後者我亦不會聽。故悄然赴會,孑然一身又少牽掛。


回想箇兩天,也拉往勿洞路上滿布馬來穆斯林社區,而每隔一段路便有軍警路障、軍車泊路,當中多荷槍駐守,但市面其實十分平靜,「馬照跑、舞照跳」。事後回想,這段旅程與無綫《走過烽火大地》級數相若,哈哈。(《走》播出後,被商臺主持雲海踼爆,攝製時並無入過敍利亞、阿富汗或車臣的戰火區,惹起網民熱烈討論)


撇除那些「峰火」後,這次獨遊正好靜思所想所求,平日沉浸在各種工作中,不容易抽身(其實這次旅程每日也預留時間工作……)。記得在曼谷時,隨緣到了一間名為「Let the Boy Die」的酒吧餐廳,問過店主後方知意思,也算係回應我這次旅程吧。

https://www.instagram.com/p/BfVhUPXBWhr/?taken-by=lkysamuel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8A%89%E5%81%A5%E5%AE%87/%E6%9A%B9%E7%BE%85%E7%8D%A8%E5%8D%97%E5%8C%97%E8%A8%982017%E5%B9%B4%E8%BE%B2%E6%9B%86%E6%96%B0%E5%B9%B4%E7%8D%A8%E9%81%8A%E6%B3%B0%E5%9C%8B%E4%B8%8A/10160033472405300/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