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遊福建五日(下):菲律賓國父與兩任總統的閩南祖先


繼四月上旬到訪上海後,下旬因事到訪福建,故安排了這次行程,最初乎日的行程非常精彩,縱橫晉江、泉州與漳州三地,發掘與感受昔日的文化遺產。上篇主要介紹摩尼教與耶教來華的「佛系傳教」,下篇則主要介紹菲律賓國父與兩任總統的閩南祖先。

晉江機場降落後,首次獨自在中國大陸安排個人交通,而雄據中國市場的滴滴打車自然係首選。但第一張單的司機卻久久未駛來,結果我便隨便截了一架的士……結果就被「坑」錢了 — — 由於我不擅(不屑)與這些黑的司機對質,結果白白蝕了八十大元!哼,後來才知道滴滴打車的好,在此奉勸大家行走江湖一定要用滴滴打車!(植入廣告完)


一,姓「柯」的菲律賓國父

https://www.instagram.com/p/Bfj9cTqhgU-/?taken-by=lkysamuel

如果大家尚有印象,本年(2018年)2月時,我遊畢泰國後,在岷埠(馬尼拉)留了一個早上,特意到當地的黎剎紀念館一遊,當時便提到渠係福建裔,今次卒之到了其血脈之源:晉江上郭村。


證實黎剎(José Rizal)擁有閩南血脈的關鍵,係沒有被文革熊火燒毀,光緒二十三年(1897)續修的上郭柯氏《東升公長房譜》。當中記載了黎剎高祖父柯儀楠(Domingo Lam-Co,後改為 Domingo Mercado)之名。這樣的證據自然引起中國與菲律賓華人社會哄動,紛紛稱此為「菲華佳話」云云。

從黎剎生時的言行,能否稱為「佳話」只能留待看官判斷。例如有歷史學者引用其著作《貪婪的統治》刻劃華僑小販在下層甲板的姿態﹕

若干華僑小販如死屍枕籍重叠﹐有睡著的或即將入眠的﹐他們由於暈船而臉色蒼白﹐自半開的嘴巴流出涎沫﹐並互浸浴在自己的汗臭中。

而黎剎臨死時更極力聲明如下:

「我不贊成﹗此(文件)稱我為混血兒絕非事實﹗我係純種菲律賓人﹗」


二,姓「許」的菲律賓總統

https://www.instagram.com/p/BiG_aP8A0rf/?taken-by=lkysamuel

相比當年黎剎對華人的態度,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夫人(許娜桑)與阿基諾三世就極為不同。許娜桑的曾祖父生於鴻漸村,後來赴菲律賓謀生,終成巨賈,成就豪門「許寰哥家族」(Cojuangco)之名。而這兩任總統分別於1988年與2011年訪華,均特意到鴻漸村駐足。

聽一些福建朋友說,其庭訓必然包括「閩南話」,而按福建人流布今日星馬、菲律賓的情況,要在一帶一路大展腳拳,不如通諳「閩南話」罷了!


又:可惜當日在鴻漸村,筆者幾乎辨識每一座民房,撇除「番仔樓」、「廟宇」之外,還是難以判斷哪一間是祠堂——更莫講大部分均重門深鎖。唯有將這棵「南洋杉」影下留念。


三,餘論:閒遊廈門與鼓浪嶼

https://www.instagram.com/p/BiJw8RMglPR/?taken-by=lkysamuel

旅程後段,主要留在廈門島上(機場與廈門站均在島內,而集美區與廈門北站則在島外),可惜因事繁忙,未能遊覽集美區與廈門博物館。

不過仍然在周日登上了鼓浪嶼……遊客之多、日頭之曬,真係不得了。在島上最愉快當然係廁身歷史建築之中,而當日也特意到「故宮鼓浪嶼外國文物館」一遊(之後會有專文分享),算係不錯。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