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粹集] 廣東話與靈根自植


香港的廣東話爭議,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登上時事焦點。「消滅」與「保護」粵語,其實依賴日復日的努力,忽然星火燎原固然引來大量「換頭像式」抗爭,但火種息滅後,其實沒有改變過的依然沒有改變,而普通話的強勢地位、「普教中」卻只會遇強越強。


今次特意撰文,除了為未來不斷發生的廣東話爭議打下基礎外(即係每次時候到了又可以重複分享,反正爭議的論點也是老調重彈),也因為朋友傳來一段馬來西亞的競選影片(2018年),令筆者希望分享,走出香港之後,才發現廣東話仍有強勁的生命力。

除了上面這一段外,此前新加坡也製作了一段別開新面的影片(其實另有福建話版,但筆者不諳)……


一,幾個主要事實

討論這個議題之前,有幾個事實關於「廣東話」的神話須要率先打破:

廣東話應正名為「廣州話」

粵語往往被稱為「廣東話」,其實並不正確,因為過去廣東省內一直流行至少三種語言,例如廣州話、客家話、潮汕話。廣州話,又稱「廣府話」,只因其在廣東省流行範圍較廣和使用人數較多而已(也因為戰後香港的語言政策轉變,並且成為一段時間的強勢經濟語言之故,後續)。

但為了約定俗成(可理解為以訛傳訛或將錯就錯),以下仍會將「廣州話」簡稱為「廣東話」。

香港自古以來不是講廣東話

其實我們並不能稱我們「自古以來」便講哪一種語言,直到錄音技術誕生之前,我們都沒有「聽過」古人的發音,而只能依靠各種流傳的「工具書」推測古人所言矣。


有了上述認知後,我們便可推測古時香港上的語言。首先在1841年前,有一些在香港沿海生活很久的水上人,分別說著「鶴佬話」與「蜑家話」;而在清廷擊敗鄭氏臺灣後,廣東一帶陸續遷入一批客家人。加上移居香港數百年的新界氏族講「圍頭話」,香港開埠之前最少有三種不是「廣東話」的語言。

香港開埠之後,歷經多次人口遷移,香港陸續加入多種民系的人口,例如蘇浙、福建、潮汕等;直到戰後的五十年代,香港華語廣播仍有國語(普通話)、廣東話與潮州話三種。

可惜當時官方並不承認中文,正式文書與教育亦以「英文」為尊。此舉直到七十年代,「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運動盛行,最終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但香港並未隨中國大陸或臺灣以國語(普通話)為中文通用語言,而用「廣東話」。

大部分中文學校與電臺廣播中,均以「廣東話」為宗,加上「香港流行文化」興起,電影、電影均以粵語為主,令香港「廣東話」深入民心。

香港粵語只係「廣東話」的一種

每種語言均有其演變,並按生活情況有所「活用」。一種語言到了不同地方,自然與當地有所互動。

廣府話發源自廣州,而當地亦有若干種口音或風格,例如最為知名的「西關音」;而香港自然也屬於風格之一。最為有趣的是,廣東話在海外也有各界變異,例如在馬來西亞便有其地方特色:

每當談論「廣東話爭議」,不少觀點不一定符合事實,但卻能令己方「自我感覺良好」,例如「廣東話保留中原古音」、「香港人自古以來就講廣東話」等。


二,港外保護廣東話的努力

戰後邵氏影片的文化輸出造就廣東話的文化強勢,令海外華人均對粵語有所認識。而自1967年起,香港經過數次移民潮,亦令歐美地方擁有為數不少的粵語群體(當然也包括多年來廣東出發的「豬仔(海外移工)」)。

有趣的是,雖然今日普通話隨著中國崛起而輸出海外,但有些大學卻會以「保護本地地方文化」為由,開辦廣東話課程。現時辦有廣東話課程的大學,包括美國史丹福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加拿大卑詩大學多倫多大學等。綜合上述各課程介紹,似乎可解答「為何須要學廣東話」的問題:

(一)中國國內通用語:廣東省、廣西省東部等;

(二)中國國內主要語言:香港,澳門和廣東省珠江三角洲地區;

(三)東南亞華社主要語言之一: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聖誕島;

(四)美洲華社主要語言之一:加拿大、美國、巴西、秘魯、古巴、巴拿馬;

(五)其他華社主要語言之一:澳洲、新西蘭與西歐;

(六)雖然廣東話與普通話共用某些詞彙,但由於發音、語法與詞彙差異,這兩種語言無法相互理解;

(七)世上使用率較高的30種語言之一,使用人口超過6000萬,可與法語或意大利語相媲美。

除了大學層面外,民間亦有各種努力。例如最近美國便出版了一套新教材,創作者是生於廣東,13歲隨家人移民當地的伍嘉瑩(Wu, Jia-ying)。報導如下:

伍嘉瑩從報導得知,現在越來越少人學習廣東話,這讓從小生長在廣東,看TVB劇長大的她十分傷心。通過市場調研,她發現市面上用英文教廣東話的教程少之又少,特別是初學者教程。於是好決定自己來寫。

另外,馬來西亞鄉音考古工作者張吉安於2005年發起【鄉音考古】計劃,探尋、發掘、採集馬來西亞老鄉音(當中自然不止廣州話),為保存當地不同民系語言的努力。

甚至,連上海也有香港人辦的粵語學校,拓展香港粵語文化。

而筆者最欣賞,當屬大馬饒舌歌手黃明志——其藝名「Namewee」由name(名字,即明志的諧音)和Wee(海南話的黃姓,同閩南漳州)組成, 「黃」姓又可寫作Wong(廣府、客家)、Ng(潮汕、閩南泉州)和Ooi(閩南漳州)。其作品《學廣東話》的第一版粗口很多 — — 其實粗口很多也是廣東人特色吧;但正可從當中的歌詞,了解到廣東話的流布。


三,仰望大勢逆轉,不如靠自己承傳廣東話

「廣東話」的崛起,仰賴於戰後香港定廣東話於一尊,並通過各種文化輸出造就強勢——但這種輝煌卻隨著中國崛起而衰落。大勢不易改,承傳廣東話的責任,應該落在每個愛護廣東話的人身上。我們不妨自問,為了承傳廣東話,(除了轉頭像支持外,還)做過什麼呢?

https://www.instagram.com/p/BP8YzWSgR5Q/?taken-by=lkysamuel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轉貼本文時禁止修改上述內文,並須註明來自 lky.ventures 原創作者 劉健宇,及附上原文連結:[粵粹集] 廣東話與靈根自植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