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參與」的實踐:亞太區童軍青年論壇後感


自數年前參與樂行童軍議會後,筆者終於有機會在國外參與國際童軍活動:在菲律賓舉行的第九屆亞太區童軍青年論壇(9th APR Scout Youth Forum)。

過去筆者因參與「#策掂 傑出政策人大賽」而接觸青年政策,當中的「青年參與」便屬重要一環。而青年論壇作為童軍運動的青年參與實踐,今次親身體驗令人獲益良多;可惜下屆會期(三年後)筆者大概也超齡而無緣青年論壇,故特意分享一些觀察心得。

https://www.instagram.com/p/Box0qBLB-8X/?taken-by=lkysamuel


一,雜談青年參與

早於1969年,世界童軍大會決議案已著力促進「青年參與決策」,例如曾明確表態:「大會促請各地童軍總會在世界大會的代表團中,至少有一名具備相關經驗的年輕成年人出席」。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十二條特別註明,有主見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己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的看待。故此,對影響青年的決策,青年發表意見和參與決策實屬其基本權利之一。而吸納青年觀點及其創新意念亦能促進組織青黃交接。

筆者認為,「青年參與」最重要並非單純參與,而係「非青年」與青年坐而論道,共襄善舉 ,互相尊重而非「倚老賣老」或「倚青賣青」;由此超越「誰提出方案」與「由誰接受」的舊況。

推動「青年參與」,除了推動青年參與其事外,更須「培養其能力」(Capacity Building) — — 如果青年參與不是為做而做的話,協助其參與、提升其參與質素亦有必要。「權利」與「責任」並舉,自然提升青年的解難、研討問題能力,從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從而增強其自信。

有興趣可詳閱香港童軍總會翻譯之《世界童軍青少年參與政策》,內有大量框架分析「青年參與決策」。


二,青年論壇模式

亞太區童軍青年論壇係亞太區童軍會議(26th APR Scout Conference)項目之一,旨在促進青年參與。

據說亞太區係全球童軍運動中首創「青年論壇」模式,並得到世界童軍運動組織將之發揚光大。

今年青年論壇主題有三,均由與會者票選,包括:

  1. 青年參與(Youth Engagement)
  2. 童軍運動與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 in Scouting)
  3. 童軍運動在青年間的影響力(Impact of Scouting in Young People)

論壇則分為三個主要行政組織:

  • 籌備委員會(Planning Committee):籌備青年論壇的前期工作;
  • 指導委員會(Steering Committee):論壇首日產生,論壇期間擁有最終決策權;
  • 建議委員會(Recommendations Committee):論壇首日產生,支援「青年建議」項目的草擬。

而按筆者觀察,青年論壇主要有三個功用:

  1. 能力培養
  2. 青年建議(Recommandation)
  3. 產生委員(Election of Young Adult Member Group, YAMG)

所謂「能力培養」,除了有機會「見下大場面」、在「國際」場合打卡提升自信外,更可了解亞太區童軍委員會(APR Scout Committee)及國際童軍活動運作、身體力行青年參與。

「青年建議」方面,建議對象包括亞太區童軍委員會及屬下的童軍總會(National Scout Organization, NSO),建議者須按「主旨、問題、現況、涉事單位、建議」(Subjects, Problem, Existing projects/what Scouts are doing, Agencies involved/aids, Recommendations)的框架草擬建議,而草案只能以代表的名義提出,並須另一童軍總會的代表和議(Second)。

至於亞太區青年領袖委員會(YAMG)則是亞太區童軍委員會實踐「青年參與」的政策,其成員可參與指定之亞太區童軍委員會屬下的小組委員會(Sub-commitee)。

一連四日的青年論壇,安排了大量工作坊;日程以外,則是各代表團草擬建議、尋求和議,及亞太區青年領袖委員會候選人拉票。


三,青年論壇的人事

每個童軍總會可提名2位代表(Delegate)與最多8位觀察員(Observer)參與青年論壇,前者有權發言與投票,後者則只有權發言;而這次共有26個童軍總會派員參加。

筆者認為可分為(筆者忘了其中兩個):

  1. 東道主:菲律賓(人數較多,自成一群)
  2. 南亞大陸: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
  3. 馬來文化/伊斯蘭文化:馬來西亞、文萊、印尼
  4. 佛教文化:泰國、柬埔寨、緬甸、不丹、斯里蘭卡
  5. 太平洋島國:馬爾代夫、斐濟、東帝汶、基里巴斯
  6. 民主發展成熟地區:紐西蘭、澳洲
  7. 東亞及漢文化

— 香港、澳門、臺灣、新加坡

— 日本、韓國

— 越南

— 蒙古

青年論壇的大龍鳳,便是產生亞太區青年領袖委員會。其投票分為兩輪,首輪香港、臺灣及新加坡代表率先當選;次輪則分別由印度、馬來西亞及馬爾代夫當選;而最後由新加坡代表當選亞太區青年領袖委員會主席。

有趣的是,上述分類有一盲點。筆者的朋友圈不外乎臺灣、澳門童軍,而與文化相近者相群亦仍人之常情,但要「跨文化」拉票的話,僅通一種文化絕對力有不逮 — — 新加坡的兩位代表之中,印度矞與華矞各一,正好交通東亞與南亞兩隅。


四,青年論壇的局限

由於英語係論壇指定語言,對紐澳兩國參與者母語本是英語而言,自然得心應手;反觀一些地區代表英語水準欠佳,連參與活動、結交朋友也不容易。

至於青年建議(Recommandation)方面,長則一頁(A4),短則半頁,確有一些框架令提議言之有物,但始終多屬宏觀方向;而這種沒有約束力的「建議」功效如何,大家也心裡有數。

此外,由於亞太區幅員很大,各國國情複雜,民主發展成熟地區多直接由年輕人承擔重任,「青年參與」不言而喻 — — 其實「青年參與」的最終目標,應是由總會到旅團,以至各項青少年活動,均由青年承擔重任,當中要素包括薪火相傳、知識管理,與服務精神。

惟現況可見,發展中地區在不同層面上,普遍也是「老人當政」,如何平衡「由成年人支持/帶領」(童軍運動宗旨之一)與「青年參與」,並不容易,而實踐又往往比「開會」、「坐委員會」難。

因此,「青年論壇」的「能力培養」功能不妨肯定,但對改善當下的青年參與功效恐怕就不大了,但長遠或可埋下種子。

改變始終不是一兩代的事。

https://www.instagram.com/p/Bo1XpmvBVln/?taken-by=lkysamuel


https://widget.like.co/lkysamuel

#Rovers #SeaScouting #Scouts #26aprsc #9aprsyf #Scouting #takemetomanila


原文首發於筆者 Facebook 網誌,可按此瀏覽。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