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足以成為「(專業)記者」嗎?

上周日(5月10日)為母親節,香港多區再度出現示威活動,其中一名13歲記者被警察帶走引發熱議。該「記者」所屬機構《深學媒體》聲明如下:

最令筆者動容,莫過於該名「記者」獲釋後,被問到若再出現於示威活動,其父母將被票控,其泣答:「母親節快樂⋯⋯對不起⋯⋯」實在令人心酸。社會隨之討論13歲是否足以成為「(專業)記者」。


一,什麼是「專業」

中文「專業」兩字源於英文「Profession」,參考劍橋英語詞典的解釋,主要有二:

  1. Any type of work that needs special training or a particular skill, often one that is respected because it involves a high level of education
  2. The people who do a particular type of work, considered as a group

由上可見,專業既可理解「經過長期的高等教育或訓練培養而成,並屬特定職業上技術及資格的專稱」,亦是「特定職業的團體」。

https://www.instagram.com/p/CAJujJ6ARCC/

此外,參考學者 Ernest Greenwood 在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行的期刊《社會工作》的論文〈Attributes of a Profession〉,「專業」往往有以下特徵:

  • 理論體系(Systematic Theory)

「專業」必然是一般大眾無法輕易掌握的工作,例如操作現代醫學體系及法律體系,往往要求「專業人士」接受長年的高等教育,並參與在職培訓——這些知識渾然一體,「專業人士」遂於其所屬領域為顧客提供專業意見。

  • 權威(Authority)
  • 社會認可(Community Sanction)
  • 倫理操守(Ethical Codes)

由於「專業人士」行使特定知識,往往顯得非專業者的「相對無知」(你不是認為谷歌搜尋了幾篇文章,你的意見就可以勝過受了五年專業教育及數年在職培訓的醫生吧?),這種知識既得到社會認可,亦因而必須對社會負責,繼而衍生特定的法律、同業團體、倫理規範等。

  • 同業文化(Professional Culture)

由於專業人士擁有共同的受訓、工作經驗,故其專業文化應運而生。可能這些從業者本身的術語、經歷,外人往往不易明白,這些文化亦成為影視作品的靈感來源。

值得一提,同業團體與「工會」雖然均由所屬從業員組成,但工會著重於從業員的勞工福利,而同業團體則較重視同業的倫理規範、紀律處分等。


二,專業的護士與急救員

筆者在一些網上討論中,發現有網民以「護士」及「急救員」為例,表示不一定只有護士才能為大眾提供急救,故此其實「只要有心,13歲都可以做記者」。這點其實有不當類比之嫌,但我們不妨比較「護士」與「急救員」的「專業」。

首先,在「權威」及「社會認可」方面,香港的公共護理服務由香港法例第164章《護士註冊條例》規管,當中包括監管機構香港護士管理局(Nursing Council of Hong Kong)的設立、一般人成為護士的條件、護士名冊的公開、紀律處分非法執業的罰則等。

反觀,急救在香港並不算一項特定的公共服務,政府醫院、消防處、醫療輔助隊等已承擔大部分的功能,故並無特定條例監管;民間亦沒有以「急救員」為主的同業協會。唯一有關就是香港法例第164章第509A章 《職業安全及健康規例》第VI部〈工作地點的急救事宜〉定義「曾受急救訓練的人」為:

  • 持有由聖約翰救傷隊、醫療輔助隊或香港紅十字會發出的急救合資格證明書的人;
  • 屬《護士註冊條例》(第164章)所指的註冊護士的人;
  • 或已完成急救訓練課程並持有由(勞工處)處長認可的組織所發出的證明已完成該課程的證明書的人。

可見,急救員(曾受急救訓練的人)主要的「用武之地」是在職場,但對於急救員錯誤運用急救導致另一人受害,參考香港聖約翰救傷隊的資料,是有一定責任,但這種責任卻相對輕微:

如急救員對傷病者所受的創傷作出合理的評估,並根據評估施行急救措施,在行為上是沒有觸犯刑法的。若急救員在評估方面出現錯誤,導致採用錯誤的急救措施,急救員沒有對傷病者造成傷害的動機及沒有涉及嚴重疏忽,也毋須負上刑事責任。

在民事責任方面,急救員對傷病者負上一般醫護人員對傷病者應負的「謹慎責任」(Duty of Care)。若一名合資格的急救員在面對同一現場環境及傷病者的病徵時,會根據合理的急救理據,而採取同一措施施救,即使有證據顯示急救員施行急救時反令傷病者受到傷害,這位急救員亦無須負上「疏忽責任」(Negligence)的民事責任 。

培訓方面:

  • 成為註冊護士(Registered Nurse)或登記護士(Enrolled Nurse)必須完成香港護士管理局認可的護理訓練(Pre-service Nursing Programmes)。一般而言為不少於三年的課程,並由指定大專院校、護理學校舉辦。
  • 條例認可「曾受急救訓練的人」的急救訓練為30小時課程,並通過關於心肺復甦法、出血處理、骨折處理的考試者。

倫理操守方面,護士管理局設有《香港護士倫理及專業守則》,但急救員則沒有相應的規範。

https://www.instagram.com/p/CAJurRCge-O/

因此,筆者認為常人口中的「專業」可以從兩方面理解:

一是「公共的專業」,該項專業通常涉及社會特定領域,例如是醫療、法律、教育,由於「專業人士」壟斷該專業的利益將有利於社會,故此自然須要接受指定訓練,亦須要對社會負責;政府作為公權力的代表,便屬主要的監管者。

二是「非公共的專業」,大部分專業(或職業)並未如「律師」非法執業將面臨處分。「專業」二字在語義上亦可理解為「將其職業提煉至極致」,亦即日本及德國常見的「匠人精神」。

https://www.instagram.com/p/CAJux4YgDcF/


三,如何理解新聞工作者的「專業」

將「專業」細分為「公共的專業」及「非公共的專業」後,我們再回到正題:13歲足以成為「(專業)記者」嗎?

在香港成為新聞工作者,不涉及任何公權力介入。記者本身或許會領有所屬新聞機構的「記者證」,僅此而已。

若果某些記者需要進入政府及立法會採訪、參與記者會的話,則須另外申請政府機構發放的記者證,最易申請當屬立法會秘書處之「傳媒代表通行證」。另外,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的行政署之「政府總部記者證」甚或「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登記用戶」,其實是以新聞「機構」為對口單位,當中包括:

  • 香港法例第268章《本地報刊註冊條例》下的註冊機構
  • 香港法例第106章《電訊條例》下的牌照持有者
  • 香港法例第562章《廣播條例》下的牌照持有者
  • 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聞機構
  • 符合營運要求的純網上運作媒體

此外,非按法例成立「香港記者協會」(記協,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亦會發放記者證,當中其「正式會員」必須以新聞工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在此,新聞工作定義為受僱於本港傳媒或在港從事傳媒工作,包括於報章、期刊、雜誌、本地及國際新聞通訊社、電台、電視、或數碼新聞平台出任記者、攝影師、美術工作者或編輯;全職自由撰稿人;或從事職前和在職新聞工作訓練等。

而其學生會員亦須為「接受新聞工作培訓或為學徒者」——提交申請時須提供學生證副本及有一名現任會員作介紹人。

倫理規範方面,記者因新聞工作觸犯法例,多因為違反香港法例第21章《誹謗條例》,但條例卻非為記者度身訂造;現時香港並未有「假新聞法」。

由上可見,以最寬鬆的標準,記者其實毋須接受任何訓練亦可從事新聞工作,一般人亦可隨意自稱記者;但成為記協的正式會員,即以新聞工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則屬一般從事新聞工作者的常見情況。

在此,不妨一讀一位新聞工作者反思過去近一年遇到不少新進記者的情況:

https://www.thestandnews.com/media/%E7%B5%A6%E7%A9%BF%E4%B8%8A%E9%BB%83%E8%83%8C%E5%BF%83%E5%B0%9A%E6%9C%AA%E7%95%A2%E6%A5%AD%E7%9A%84%E8%A8%98%E8%80%85%E5%80%91/?fbclid=IwAR2HzAH77aLoUBgNGzrC_fqUlR_TyYz374hdglGX0EIBLAlYwJbedCI9msc#.XrJ4Lx9rjLk.facebook

忠於事實,即事實發生甚麼,就要影甚麼、報道甚麼;保安員被黑衣人襲擊,不能說成「個保安自己瞓低咗」;示威者以磚頭破壞警察宿舍,鏡頭就要拍住宿舍。不能遷就,就是因為當你站在警察身旁拍攝警察時,使用的標準也是一樣,不能警察打人你影,示威者打人你不影。

有說部份穿上黃背心的年青記者們,會和其他示威者一樣喊口號唱《榮光》。可能我常常留在警察面前,我沒有看見過,倒是近期一幕份外難忘。當天在廣源邨,有保安受襲送院,一向就如突發記者也會爭取抬床上車前拍攝,但一般拍攝後,救護車內情況有私隱考慮,更有尊重傷者本意,通常不會再拍。但當天只見不少「行家」爭相把鏡頭機伸入車內,甚至用盡方法,以期拍攝救護車內情況。

看畢上述,我們參考一下沒有約束力的《記協專業守則》第3條:

  • 新聞工作者應致力確保所傳播的消息做到公平和準確,並應避免把評論和猜測當作消息,以及避免因扭曲﹑偏選或錯誤引述而造成虛假。

也參考一下國際記者聯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香港記協為會員之一)沒有約束力的《新聞工作者操守全球約章》(Global Charter of Ethics for Journalists)第9條:

  • 新聞工作者應盡力避免其資料或觀點傳播助長仇恨或偏見,並應盡竭盡所能避免基於地理、社會或族裔、種族、性別、性取向、語言、宗教、傷健、政治等原因的歧視。
  • Journalists shall ensure that the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or opinion does not contribute to hatred or prejudice and shall do their utmost to avoid facilitating the spread of discrimination on grounds such as geographical, social or ethnic origin, race, gender, sexual orientation, language, religion, disability, political and other opinions.

https://www.instagram.com/p/CAJu7B6gemb/

記者專業與否,沒有公權力介入維持。保障13歲成為記者的權利固然有助於保障香港的新聞自由;但對「記者」這個職業來說,恐令更多人認為「記者」配不上「專業」之名。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13歲足以成為「(專業)記者」嗎?” 有 2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香港教師註冊法的殖民地淵源 – lky.ventures

  2. 引用通告: 香港教師註冊法的殖民地淵源 – JPNest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