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DSE歷史科爭議與不懂歷史、教育、考評者的誤解

2020年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在疫情下終能如期開考,令人為本屆考生鬆一口氣。另一邊廂,本月接連有考評局職員、老師因個人言論、教學內容引來社會關注。時至5月14日歷史科考試日,坊間認為某一試題有引導考生之嫌,引來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香港教育局先後譴責。

15日凌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亦聲明反擊

筆者撰稿正值15日清晨,據悉《環球時報》業以〈香港今日「高考」題「引導學生做漢奸」?!〉為題報導此事,恐怕日出後只會越演越烈。

https://www.instagram.com/p/CALuLcmgLGG/

歷史教育時為公眾關注,但批評者往往缺乏歷史、教育、考評等範疇的知識,如果我們是真誠為了下一代的教育,而不是藉此煽動群眾謀取政治利益,或流於鞏固成見的話,批評之前實應參考不同資料。


一,歷史科課程文件

了解這次爭議,必須從高中歷史科的課程宗旨、課程目標開始。現時的《歷史課程及評估指引 (中四至中六)》由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聯合編訂,並於2007年實行。

綜合而言,歷史科旨在達成三項任務:

(一)國民身份:建立學生國民意識之餘不失理智。

(二)對待歷史的態度:由於特定歷史事件有其相關的歷史背景,當時的人和事受限於時代,後人回顧時,除了難以找出「完全中立的材料」,亦應設身處地、知人論世,而不是以今非古。歷史評論可以有立場,但必須建基於證據,且宜先了解不同的史料與觀點,再行判斷。

(三)歷史分析的技能:分析有一定的格式與行文邏輯,例如有見地的歷史分析不吝議論文有「論點、論據、論證」;而歷史科考核學生的分析技能,則著重學生如何「引用、辨別史料」,並建立個人觀點。

二,歷史科試卷原文與評卷

下圖是今年爭議題目的內容:

評論這份試卷,自然不能漠視考評局制定的《2020年歷史科評核大綱》:

實際運作上,現時考評局有一個專業的評卷流程,包括:

  1. 招聘閱卷員
  2. 評卷參考:由審題委員會草擬,目的為閱卷員提供指引,例如題目的要求及可接受的答案等,讓閱卷員有所依循。(評卷參考並非標準答案,即使考生答案未有包括在評卷參考內,只要言之成理,符合題旨,亦可獲得分數。
  3. 樣本答卷:考試結束後會抽選不同答法及展現各個等級描述的答卷作樣本,以統一評卷標準及作為評級的參考。
  4. 統一評卷標準會議:召開閱卷員會議之前,各試卷主席會評閱及比較樣本答卷,達成評分準則及標準的共識,如有需要亦會修訂評卷參考
  5. 閱卷員會議:試卷主席向閱卷員解釋評核目的及各題目的要求,讓閱卷員評改樣本答卷,從而掌握評卷參考的準則,並統一閱卷員對評卷參考的不同理解
  6. 分配答卷
  7. 評閱答卷:閱卷員必須充分掌握評卷標準才可正式評卷。如採用雙評制,兩位閱卷員將分別獨立評分。若兩個分數有明顯差異,將交由第三位閱卷員評卷;如分數仍有顯著差異,會進行第四次評卷,以確保答卷獲得公平的評核。最後,一般會取最接近及最高的兩個分數相加,作為該答卷的基本得分。
  8. 核卷
  9. 計算答卷得分

https://www.instagram.com/p/CALuQsNADcN/

如此,考生應如何回答「2C」這條8分的爭議題呢?參考考評局的《歷史科提問用語手冊》概括如下:

考生必須先闡明立場(同意或不同意),並參考資料C、資料D,及考生記憶的史料(就你所知)回答問題。

一些有評卷經驗的老師分享,考生若要取得高分,除了表示立場及參考資料C及D外,亦要多引用約兩項資料,答題結構、正反立論及論證亦同樣重要。


三,批評者的論點令人失望

參考過課程文件、評核大綱與流程後,我們再回到那些批評者的論點。首先是《教育局聲明》:

教育局知悉今年文憑試的歷史科有試題附帶極為片面的資料,致試題具引導性,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嚴重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教育局對公開試中出現如此設計的試題深感遺憾,並予以譴責。

教育局認為「試題附帶極為片面的資料」,但兩份資料主要是描述歷史事實,均沒有特定的立場,到底是哪一部分「片面」呢?局方沒有言明。局方遂以「試題具引導性」為由,指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其實

1900至1945年的中日歷史屬課程內容,考生業應掌握相關課程知識與答題技巧。而試題只問考生是否同意此說,考生答題時除了參考資料C及D,亦可自行引用其他資料,何來「引導性」可言?局方完全是假定「試題具引導性」而得出「試題具引導性」的結論。

此外,前教聯會主席、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先生亦認為: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159433432228850

試題只提供片面的資料,既迴避日本侵華暴行,也引導考生接納日本對中國近代發展的貢獻,扭曲歷史,莫此為甚。

除了扭曲歷史事實,如此「通識化」的設題也讓人感到非常錯愕,難以置信。出題的考評局人員理應秉持專業操守,維護歷史科試題的公正性與中立性,但從今日歷史科設題情況上看,其政治立場,已然影響了試題的設置。

歷史不僅僅是敘述和知識,而是在敘述和知識的基礎上進行價值判斷的學科。清人龔自珍說:「出乎史,入乎道,欲知大道,必先為史」。想要了解價值的意義和培養正確價值判斷能力,就要先從歷史入手,讀歷史,也不能忘記國家民族的基本定位。但像這樣「通識化」的設題方式,提供的資料是從日本人而不是中國人的角度看待問題,導致考生的價值虛無與混亂,其危害更甚歷史知識的謬誤與缺失。

試卷沒有提及「日本侵華暴行」便得出「引導考生接納日本對中國近代發展的貢獻,扭曲歷史」的說法,當中的因果關係令人不敢苛同;至於所謂「通識化」設題,即「(陳述句。)你是否同意?試參考資料X及Y,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自首屆 DSE 業已存在,鄧氏竟然今日才「感到非常錯愕,難以置信」,筆者也有相同的感覺。

至於提供哪一種角度的資料方面,從評核目標而言並不重要,一來考評目標是了解考生如何理解資料,二來本題亦容許考生自行引用所知資料。至於「導致考生的價值虛無與混亂」,斷非 DSE 一日考試可以造成,而是考生過去三年的學習情況,甚或其他因素 — — 若果任何人有具體證據指證一些老師專業失德,實應向教育局投訴。

最後,對於鄧氏言及「歷史不僅僅是敘述和知識,而是在敘述和知識的基礎上進行價值判斷的學科;讀歷史,也不能忘記國家民族的基本定位」筆者極為贊同,這些都是新高中課程改革時便載於課程文件的宗旨與目標。

https://www.instagram.com/p/CALuTWOgiwR/

更重要的是,課程文件早已明言公開試是「總結性評估」以反映考生學習成果,外界擔心「試題有引導考生之嫌」,便抹殺新高中課程三年的教學功夫,這種沒有理據的批評不啻輕視教學專業,令人氣憤。


四,總結

若果讀者由頭看到此處,相信您是真誠關心歷史科的發展,謹此總結如下:

https://www.instagram.com/p/CALuV5FAHBH/

  1. 歷史科這種題型自首屆DSE便存在,與什麼「通識化」無關;
  2. 歷史科的考評目標重在考生如何引用、分辨史料,並言之成理;
  3. 假定歷史科呈現特定史料屬別有用心,是誅心之論、有罪推定。

對於社會各界關心教育,本屬美事,但各種言論並非基於教育、考評,以至該學科的知識,不但無助於推動學科發展,反而令一些老師承受不必要的壓力,減低教學熱誠,恐非社會之福。

而真正的教育問題,如「違反《課程文件》只教授學生特定立場」及「學生答題只有特定立場才取得高分」更值得關注;而如果香港任何機構或人士,強逼學生只能選擇單一歷史立場與閱讀單一歷史資料,我們必須群起攻之!


https://button.like.co/lkysamuel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