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童軍活動的設計:新常態的混合式學習

新冠疫情出現至今,已超過半年,香港亦正應對第三波疫情影響。各行各業面對政府強制社交距離措施的限制,近令活動停止。教育界亦正面對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停課不停學」實驗。

在2020年農曆新年假數個月後,香港曾短暫復課,惟因應疫情,香港教育局長在8月3日宣布全港學校可按其原先擬定日期展開新學年,惟所有面授課堂及校內活動將會暫停,直至另行通告;其間學校可以用其他模式,包括網上課堂進行教學,讓學生在家中學習。

香港童軍總會亦公布《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童軍活動安排》,指示童軍單位 (包括總會、地域、區及旅團) 可自行按個別情況於指定日期後恢復有限度的童軍活動。此外,總會亦啟動「童心抗疫」計劃,以提升成員防疫知識、傳遞關愛別人的心意、轉贈抗疫物品予有需要社群及持續推動網上學習和考驗等,實踐童軍誓詞和規律。

教育局的措施源於「校本政策」:即由政府提供資源、制定教育政策及學校管治架構,個別學校因應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學校的歷史、文化及特色、以及相關持分者如家長、學生和校友等的期望和需要而訂定發展目標和方向。因此在疫情下,教育局盡力為有需要學生提供教學軟硬件資源,而學校如何繼續教育學生,則是學校自行決定。總會雖然未有制訂相關政策,但思路極為相近。

校本政策看似尊重學校自身情況,但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各界傳統思維俱被顛覆,特別是大多數師生在全無電子教與學經驗下栽進新形態,資源統籌方(教育局或童軍總會)竟然撤手不理,令人失望。

童軍運動以「準備」為銘言,但總會對於如何促進各童軍單位有效維持童軍運動漠視不理,與其他童軍組織推出指南、教材(例如世界童軍組織、英國童軍總會、澳洲童軍總會下的維多利亞州)形成鮮明對比。

英國童軍總會舉辦的 Great Indoors Weekender 線上活動

學校教職師均為受薪,尚且受合約約束「摸著石頭過河」,維持教學;但各童軍單位以義務成員為骨幹,輔以若干受薪職員支援行政工作。

未來莘莘學子為了追趕教學進度,以及習慣了中斷已久的童軍生活,極可能引致童軍人數下降,對此總會是否「準備」好呢?

疫情下統籌組織不作為,也驅使了筆者成立「疫情下的童軍活動交流小組」,拋磚引玉,「民間自救」。


一,設計童軍活動的思考

疫情對各行各業的影響可以猝不及防,而不少人應付新模式時,往往將之視為「舊酒新瓶」。如果在教師教學上,由過往在課室授課,改成師生在家同步上課。但學生在家面對種種干擾,注意力與課室不能同日而語——以嶺南大學的「新冠肺炎抗疫期間本港大學生網上學習情況」研究為例:

至於網上學習面對的主要困難,首三個因素依次為缺少自我約束力(59.98%);缺乏課堂學習的氛圍(56.00%);以及長時間觀看屏幕導致眼睛疲勞(54.77%)(圖八)。此外,有較多受訪者認為,與面授課堂相比,網上教學的學習時間減少(42.00%)、學習效率降低(53.71%),但學習壓力增加(48.00%)(圖九)。逾八成半受訪者(85.57%)希望疫情過後能恢復面授課程,當中超過六成半(65.28%)希望以面授課程為主,並輔以網上學習(圖十)。

嶺南大學「新冠肺炎抗疫期間本港大學生網上學習情況」研究

由上可見,若果單純以「舊酒新瓶」應對新模式,效界極不理想。如此我們應該怎樣處理呢?有三點值得成年領袖深思:

  1. 目標
  2. 形式
  3. 工具

(一)目標

在疫情下舉辦童軍活動的目標為了什麼?較為哲學的問題我們在稍後探討,筆者認為主要的目標有三個:

  1. 與童軍朋友聯誼
  2. 完成進度性獎章
  3. 參與非進度性訓練的活動

「與童軍朋友聯誼」大概係大家在眾多社會氣氛影響下,一個非常值得達到的目標;至於完成進度性獎章,或參與非進度性訓練的活動,則屬童軍、童軍單位本身的自我期望。


二,混合式學習 X 童軍活動

確立了舉辦童軍活動的目標後,則有不少實務問題須要審慎處理,以祈達到最大效益。

(二)形式

正如上述,如果僅僅視「線上」形式為過去面授形式的替代品,則不能發揮最大成效,我們須要引入「混合式學習策略」(Blended Learning Strategy)——學者Allen和Seaman(2013)對於使用「非線上」與「線上」學習模式,區分了幾種學習情況:(1)電子學習模式,包括面授教學及1%至29%的線上學習、(2) 混合學習模式,包括面授教學及30%至79%的線上學習,及 (3) 網課學習,課程80%以上為線上學習。

簡言之,此刻進行童軍活動,不只單單思考只有「線上模式」,而係善用「線上」、「線下」元素

香港第15旅製作的自學教材

以香港第15旅的自學教材為例。若要完成進度性訓練中的繩結部分,簡單的方法自然是以 Zoom 由領袖示範繩結打法,童軍再逐個打出該繩結。這個形式的問題除了是領袖很難同時觀察各童軍的打結情況外,不少童軍也在等待領袖評核自己時無所事事。

而更好的方法可以是,由領袖指示童軍自行觀看這些影片,讓童軍自行安排最適合的學習時間,並在稍後以線上形式考核;領袖亦可安排童軍兩人一組,協助對方掌握該繩結的打法。

(三)工具

最後是工具,可以分為「教學工具」與「聯絡工具」兩種。

由於童軍活動不單有知識傳授,亦有不少實務技能(繩結),因此在選用合適形式時,工具亦影響童軍活動的情況。

澳洲童軍總會下的維多利亞州 Scouting at Home 自學教材

設計童軍活動時,選用自學教材包作為活動媒介,亦可令童軍暫時「斷網」,享受手作的樂趣,例如是先鋒工程模型、電子收音機之類,這些製作亦可考取完成指定專科徽章的訓練。

至於「聯絡工具」,則可視為代替過去「物理空間」的工具。「Zoom」、「Google Meet」、「Microsoft Skype」作為即時視像通訊軟件,無疑是在限聚令下,童軍們聯絡的工具。

選用這些「聯絡工具」,應考慮其「提高實時參與」的功能——若果童軍只須「掛機」童軍活動,其專注度必然是每況越下;若童軍活動須要參加者經常與主辦者互動,則令其更易完成活動的目標。

以 Zoom 為例,其基本功能便包括參與者分享其視訊畫面、聲音,使用註記(在瑩幕畫畫)等功能,而付費功能更包括「分組討論」及「即時調查」功能。

必須注意的是,「課室管理」非常重要,若果與會者長期開啟揚聲器而令其背景聲音干擾活動,或濫用瑩幕畫畫功能而令畫面不清楚,均會影響童軍活動體驗——作為主辦人,這些情況本可通過掌握工具,與參加者約法三章而避免的。

此外,分享螢幕又可配合其他提升互動的線上工具,與 Kahoot!、Mentimeter 等。而 Google Classroom 亦可規劃包括影片、線上評核的課程,亦值得領袖探索。

最後,一點不得不提的是,了解童軍成員的器材限制有助於策劃理想的童軍活動。試想如果某一童軍家中網速極慢,很可能難以參與線上活動。


三,持續思考更好的替代方法

筆者在本月參加了新加坡童軍總會舉辦的「新常態下的童軍活動」線上研討會,會上有講者分享數碼形式與童軍方法的關係。

新加坡童軍總會舉辦的「新常態下的童軍活動」線上研討會

在此不妨回顧「童軍教育方法」的基本元素:

  1. 誓詞規律
  2. 從做中學習
  3. 小隊制度
  4. 成年人引導
  5. 進度性訓練
  6. 大自然
  7. 具有象徵意義的訓練架構
  8. 社區參與

疫情或許尚要持續數年,很多生活習慣如使用外賣程式下單,或習慣參與線上活動將塑造新生活經驗,就算誕生對付病毒的終極方案,社會也不能「回到舊時」。在童軍基本原則的指導下,我們的童軍訓練又應如何與時俱進?

天馬行空去想,童軍訓練可否加入聞名遐邇的遊戲「動物森友會」?通過遊戲的開放性,讓童軍們合作完成指定的項目;通過《魯賓遜漂流記》的荒島生活,在禁足時想像「大自然」生活。

想像純線上的童軍活動或許比較遠,但以下這些筆者思考了很久的問題,甚為值得讀者想一想:

  1. 為什麼必須參與面對面的訓練班才可完成證書課程?
  2. 為什麼不可以在事前自修(不論是函授或參與預先錄影課程)部分課程內容,而只能參與須「全期出席」的訓練班?

疫情下童軍活動的設計:新常態的混合式學習”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疫情下童軍總會的部署與思考 – lky.ventures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