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設計童軍活動的原則

2020/21年新學年伊始,香港教育局便宣布分階段復課,童軍活動亦可有條件恢復。第三波疫情對本港影響漸告一段落,但對於新冠疫情的影響,我們依然不能輕視。面對有可能再出現的另一波疫情,我們應未焚徙薪,早作「準備」(Be prepared)。

疫情下學童既未能如常學習,亦經常困於家中,「兒童遊戲權」亦令人關注。疫情前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曾進行問卷調查,就發現逾千名小學生中,有近三分一每日只有不足一小時遊戲時間,更有過半數睡眠時間低於標準。

一般人所稱的「兒童遊戲權」,即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三十一條,其中就說明了兒童有休閒,從事適合其年齡的遊戲和娛樂活動以及自由參加文化生活與藝術的權利,也應該要尊重和提升兒童權利參予文化與藝術生活的權利,並鼓勵對文化、藝術、娛樂、休閒活動適當與平等機會予以規範。

由於限聚令致使學童多留在家中,各類課外活動暫告延期或取消;香港童軍總會亦公布《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童軍活動安排》,指示童軍單位 (包括總會、地域、區及旅團) 暫停面對面活動。在疫情期間有不少童軍單位均嘗試進行虛擬童軍活動(Virtual Scouting),對於如何在疫情下繼續童軍活動,討論不少,但總體而言亦是彷效學校以線上會議程式為主。

本文參考2020年8月香港教育局的《運用電子學習模式支援學生在家學習推展原則參考》(下稱《推展原則》)及諮詢公司麥肯錫研究報告《回到學校:新冠疫情期間的遠程與混合學習的框架》整理而成,希望就疫情下設計童軍活動的原則拋磚引玉。


定義最佳遙距活動體驗:為哪些支部 / 單位安排

了解參與者的特徵,方能為其度身訂造合適的活動體驗。由於童軍成員均按年齡分屬不同支部,故「用戶特徵」非常明確:

  • 小童軍支部(5至8歲,幼兒園、初小學生)
  • 幼童軍支部(7歲半至11歲,高小學生)
  • 童軍支部(11至16歲,初中生為主)
  • 深資童軍支部(16至21歲,高中至大專生)
  • 樂行童軍支部(18至26歲,大專生或職青)

正如香港教育局《推展原則》參考衞生署的建議,提出應避免讓2至6歲幼兒長時間使用子屏幕產品,並提示幼兒在使用產品期間讓眼睛適當休息,因此疫情下由上可見,小童軍及幼童軍支部成員應避免過多電子學習活動。

此外,《推展原則》亦提出「實時網上授課」(同步進行的線上活動)只是眾多模式之一,計劃各支部活動時,實時網上活動時間約為 20-25 分鐘,以維持成員專注力,年齡越低網上授課的時間應越短;亦應考慮更多在家自學的部分,例如通過材料包讓其在家完成指定項目。

此外,父母也可以是童軍活動的一部分。因為「停課不停學」,家長比過往更多地參與到學童學習之中。若果讓家長在其子女的童軍活動之中擔任一些角色,既可以提高家長的「參與感」,亦可以提高其對童軍運動的了解。而旅團領袖更可以策劃一些親子童軍活動讓家長與童軍成員一同參與。


童軍活動模式比較:傳統模式、疫情模式、混合模式

將各種童軍活動拆解,可還原為進度訓練驅使下的迭代過程:接收、實踐(書本知識、手作技能)、評核。

童軍成員的童軍體驗往往由「接收」資訊開始,可以包括跟據訓練綱要「自主學習」準備完成相關項目,亦可以由「成年人指導」準備考取專科徽章。當接收資訊,往往須要「實踐」——當中又可分為「書本知識」與「手作技能」。

疫情下,「書本知識」毋須在傳統課室進行,但利用網課形式必須考慮爭取學生注意力(以有趣的教學,促進學生思考教學內容、課堂參與)的問題,並在課上或課後安排進展性評估(相對於「最終考核」的總結性評估)。

「手作技能」則須要童軍成員利用現實材料臨摹所學,並不能單靠閱讀資料足以掌握。訓練的最終均會涉及考核,須要成員在主考面前實踐該項技能。

「傳統模式」與「疫情模式」相似之處在於童軍成員依然是「同步」進行,在形式上其實並沒有很大改變。唯一的不同是疫情下「手作技能」並不能同一空間進行,而須要在家進行。


普及混合模式須要基礎設施投資

考慮到線上同步活動的吸引力,而及將來越發重要的電子學習,我們實應結合線上與面授形式的優勢,推動「混合模式」。

「傳統模式」的訓練只會定時舉辦訓練班及考核,童軍成員必須預留時間參與訓練班;雖然區會亦設有「專章秘書」一職,但現實運作專章秘書只負責為童軍支部成員簽發證書;到了深資童軍支部及樂行童軍支部,則有更多自我進行的部分,但考核的支援不算很多,亦有不少徽章依賴童軍單位開辦訓練班。

因此,未來總會應鼓勵成員利用總會制訂的電子教材預習、自學相關知識及技能。長遠更應考慮開發童軍專用的「學習管理系統」,讓童軍成員利用電子平台管理個人進度訓練,並支援其更多地自學完成訓練。

疫情下設計童軍活動的原則”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疫情下設計童軍活動的原則 – Scouts Family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