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臘親王/愛丁堡公爵的香港遺產

4月9日,英國白金漢宮公布菲臘親王病逝,享壽99歲。菲臘親王原為希臘和丹麥王子,自1947年與伊麗莎白公主結婚後,被冊封為愛丁堡公爵。加入英國皇室後,菲臘親王致力於協助英女皇履行王室職務。在上世紀便在香港留下不少足跡,其推動的慈善事業亦令香港人獲益不淺。


香港以菲臘親王/愛丁堡公爵命名的事物

懷緬菲臘親王,可從香港以他命名的建築開始。位於中環的公爵大廈(Edingburgh Tower),由公爵行(Edingburgh House)重建而成——公爵行是本港第一座以菲臘親王名命的大廈,現時屬於置地廣場的一部分。

至於往海邊多走幾步,便會到達愛丁堡廣場建築群。這些建築多屬戰後落成,包括愛丁堡廣場碼頭、舊有的皇后碼頭、香港大會堂、三層停車場及香港大會堂紀念花園。此外,「菲臘牙科醫院」及「愛丁堡公爵訓練營」亦是以菲臘親王命名,前者現時是牙科教學醫院,後者則是香港青年獎勵計劃的訓練基地之一。

此外,香港賽馬會現時仍設有「愛丁堡公爵錦標」。

本文整理了以其命名的香港事物,及其多次訪問香港的足跡:

地圖連結:https://www.google.com/maps/d/embed?mid=1pOUscfPKvPLY_zCTCk7gn7tSU6u0tvJ0&hl=zh-TW

八訪香港的菲臘親王

菲臘親王首次到訪,並非坊間所言的1959年,而是更早的1945年。在二次大戰期間,當時他並未與後來的英女皇結婚,而是以海軍上尉的身份參戰。在戰爭後期,他服役於英國太平洋艦隊第27驅逐艦船隊。當日軍簽訂投降協議時,他當時也在東京灣附近。根據皇夫在1959年訪港時的廣播演詞中提到,1945年的香港,與他當年首次以皇夫身份訪問香港相差甚大。這次應算作菲臘親王首次訪港。

據近日《英國廣播公司》的報導可見,當年中英兩國曾就香港日軍投降引起爭議,當時服役於惠普號(HMS Whelp)的菲臘親王隨即趕赴香港。根據航海日誌,惠普號在1945年9月9日啟航,9月12日抵達香港,其後惠普號在香港周邊執行反海盜巡邏,直到11月12日啟程前往澳大利亞達爾文(Darwin)——即菲臘親王在香港逗留兩個月。

〈菲臘親王廣播演詞〉,《香港華僑日報》1959年3月7日第五版。

1959年3月,菲利普親王曾單獨訪港三天,期間主持伊麗莎白醫院奠基儀式,並代表英女王將香港盾徽授予香港,亦即後來英屬香港旗上的龍獅勳章。現時網上亦有一段名為「Duke in Far East」的影片,當中有不少香港的社會舊貌!

《英國廣播公司》亦提到,菲臘親王專門托香港警察尋找一位當年只有9歲名叫何桂英的女孩,到皇家遊艇不列顛尼亞號(HMY Britannia)上參加招待會。何桂英是以船為家的「水上人」(艇戶,過去貶稱「蜑家人」);當時不打漁的艇戶會為軍艦「打雜」,例如維修甲板的繩索、上漆等,據說甚至會為戰艦上辦的餐會舞會當侍應。

1975年5月,英女皇伉儷首次一同訪港,亦是英女皇首次訪問香港。行程包括為當時的紅磡火車站主持揭幕儀式,參觀香港大會堂、香港大學及到跑馬地馬場觀看「女王盃」賽馬等。英女皇伉儷更到訪中環嘉咸街街市、摩士公園游泳池及紅磡愛民邨,狀甚親民!

此外,菲臘親王當時亦有一些單獨訪問,包括探訪駐守赤柱的英國皇室近衛兵團第二營(即英國御林軍)及其直屬部隊「愛丁堡公爵第七啹喀來福槍團」及粉嶺皇家香港警察少年訓練學校。有兩件「趣事」值得一提,一是在訪問香港中文大學時,菲臘親王直接乘搭直升機降落於崇基運動場,而當時中大發現兩件可疑物品,有報章直斥為「無聊份子」所謂,也是算是中大「反傳統」的憑證。

第二件「趣事」,則是菲臘親王由粉嶺改到西貢參觀青年領袖訓練營(推測應為今日的「香港外展訓練學校」,落成初期曾稱為「香港青年領袖訓練學校」)時,親自鴐駛直升機至西貢,十分威風!

1981年3月,菲臘親王訪問澳洲來回時均經香港,順道辦公。這次是國泰航空公司首次獲皇室成員選搭,菲臘親王亦有順道參觀國泰航空訓練學校。此外,菲臘親王在港亦有多個行程,包括主持菲臘牙科醫院開幕儀式,相信與菲臘親王擔任英國牙醫學會第100屆會長有關;訪問皇家海軍及「愛丁堡公爵第七啹喀來福槍團」;於總督府頒授「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金章,並視察獎勵計劃辦事處。

1983年10月,菲臘親王訪港兩天,行程包括主持愛丁堡公爵訓練營啟用,及以「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會長」之名,期間曾參觀香港動植物公園及米埔自然保護區。

〈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會長愛丁堡公爵昨抵港訪問今出席拯救大熊貓慈善餐舞會〉,《香港大公報》1983年10月11日第四版。

1984年10月,曾有報道菲臘親王經香港轉機訪問日本,由於在港並無任何具體行程,姑且不算。

1986年10月,英女皇伉儷於訪華後順道訪港三天。二人到訪當時的立法局、沙田馬場和沙田隆亨邨,以及出席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的奠基儀式。菲臘親王除了出席青山發電廠B廠落成及啟用典禮外,更到新界到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林村訓練營,主持牌匾揭幕儀式。

〈愛丁堡公爵訓練計劃林村訓練營已改建 親王重遊舊地〉,《香港華僑日報》1986年10月23日第二張第二頁。

1988年11月,菲臘親王訪港四天。行程包括參加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國際會議——以「口不擇言」見稱的菲臘親王曾笑言,香港空氣及海水污染嚴重,自己不會於維港暢泳。此外,菲臘親王亦有到訪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大埔元洲仔自然環境保護研究中心,及探訪「愛丁堡公爵皇家兵團第一營」——該營駐守赤柱,定期到邊界執行反偷渡行動。

〈愛丁堡公爵訪問元洲仔自然環境保護研究中心遇聖士提反女校預料學生談笑風生〉,《香港華僑日報》1988年11月5日第一版。

1991年10月,應是菲臘親王最後一次訪港。當年為香港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推行三十週年,香港同時首次主持「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國際會議」。

從菲臘親王八次訪問香港可見,其行程幾乎走遍港九新界,更探訪不少以其爵位冠名或支持的機構,其付出可謂有目共睹。


最後的英國聯繫: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及其他

英國皇室雖然沒有實權,但其與英國社會上下關係極深。現時,王室成員以「皇室贊助人」(Royal patron)之名,擔任無數慈善機構、軍人協會、專業團體及社會組織的皇家贊助人或榮譽會長,藉此為促進這些組織的宣傳工作,更可示為對機構工作的肯定。這些組織往往不局限於英國本土,更包括加拿大、澳洲等英聯邦國家。

當中,以「愛丁堡公爵」之名擔任皇室贊助人的機構近743個。最為知名要數1965年設立的「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Duke of Edinburgh Award, DoE)。當時英國的制服團隊有童軍(Scouting)及基督少年軍(Boys’ Brigade),為了吸引那些對制服團隊不感興趣的男孩(混合教育是後來的事了),並鼓勵其克服挑戰、日新又新,遂與教育家 Kurt Hahn 共同創立。

獎勵計劃分為金、銀、銅章三個階段,並設有五個科目,包括:

  • 服務科(Voluntary Service)
  • 技能科(Skills)
  • 康樂體育科(Physical Recreation)
  • 野外鍛鍊科(Adventurous Journey)
  • 團體生活科(Gold Residential Project,只有金章參加者才須要考取)

獎勵計劃於1961年引入香港,1997年後易名為「香港青年獎勵計劃」(Hong Kong Award for Young People)。

所有協助獎勵計劃的人都會獲得特殊滿足感,這是因為幫助他人發現隱藏的能力並克服挑戰。

愛丁堡公爵

筆者自2010年參與香港青年獎勵計劃,先後在2011年及2012年考獲銅章及銀章;現時正考取金章。完成整個金章的歷程,香港參加者的共同經驗往往是野外鍛鍊科徒步遠足四日三夜逾60公里,除了掌握一定的山藝、營藝外,更要憑意志力捱畢全程,過程中更要與隊友共同進退。

這項獎勵計劃有兩點值得各位讀者留意:

  1. 由於童軍運動成立甚早,且在世紀之初與帝國利益緊密聯繫,其最高獎章亦以英皇冠名(King’s Award 或 Queen’s Award),在年度大會操頒獎時往往由英皇親自頒發;而作為英皇的配偶,「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的創辦人則會親自頒授金章。這項待遇不是其他制服團隊或青年組織可比。
  2. 香港現時有14個制服團隊,絕大部分均成立於1997年前。其中一些均由建立「英國分會」而起;1997年後的今天,這些組織在國際上均以獨立會員身份(National Associaton)行事,有不少更仍然參與英國主導的國際組織。

菲臘親王 /愛丁堡公爵與香港的緣份匪淺,讓我們永遠懷念。

DofE #DofELivingLegacy #愛丁堡公爵 #菲臘親王 #皇夫 #愛丁堡公爵獎勵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