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案例示範非政府主導保育項目

近年港島東因為「新中環」、「灣仔繞道」及「外資搬家潮」而帶動當區商、住物業發展,此時新世界願意鉅資保育皇都,除了反映其推動文化的企業社會責任外,相信亦看準了港島東的發展潛力,此舉亦成為香港非政府主導保育項目的經典案例。

香港教師註冊法的殖民地淵源

據悉,教育局指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有計劃地製作教材散播港獨信息,故被取消教師註冊。這個情況在香港主權移交後極為罕見,當中有不少程序亦引起公眾關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已揚言覆核這個決定。 香港的「教師註冊」自1933年實施至今,將近一百年。回顧教師註冊法的實施,有助了解殖民地政府的管治手段。

疫情下設計童軍活動的原則

2020/21年新學年伊始,香港教育局便宣布分階段復課,童軍活動亦可有條件恢復。第三波疫情對本港影響漸告一段落,但對於新冠疫情的影響,我們依然不能輕視。面對有可能再出現的另一波疫情,我們應未焚徙薪,早作「準備」(Be prepared)。

疫情下的師訓實習回顧與展望

由於政府的早期抗疫措施是每隔一段時間才通報一次,結果除了一些大學一早取消師訓實習外,不少同學等了近兩個月,才得悉師訓實習得以繼續。按現時教育局最新指示,所有面授課程只能維持半日制。我們除了關心學生學習外,對於未來教師的培訓亦不應忽視。

疫情下童軍總會的部署與思考

世界童軍組織自八月中旬開啟的「青年會談」(Youth Dialogues)便提及童軍運動正面對「新常態」(New Normal)。畢竟疫情直接導致人與人必須保持一定社交距離,各行各業因此受到不一的打擊。童軍活動亦須停止面對面活動,童軍活動如何延續也成一大疑問。 本文旨在參考加拿大童軍總會、英國童軍總會的資料,闡述各地童軍總會如何以短期及長期兩階段措施,應對疫情,也為香港帶來一點思考。

疫情下童軍活動的設計:新常態的混合式學習

疫情或許尚要持續數年,很多生活習慣如使用外賣程式下單,或習慣參與線上活動將塑造新生活經驗,就算誕生對付病毒的終極方案,社會也不能「回到舊時」。在童軍基本原則的指導下,我們的童軍訓練又應如何與時俱進?

怎樣認真思考「移民」?國籍、長居地與寄居地的混合選擇

當然,如果果真要移民也不會今日才 Google 相關資料,除了口講不做的人外,也有一些移民外地後「住唔慣」而鎩羽而歸。很多時,人的苦惱均源於「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去除苦惱只須要多了解自己的需要與外部環境的局限。 本文便旨在談談移民與否的種種考慮因素。

2020 DSE歷史科爭議:前瞻考評局取消試題之司法覆核案

考評局委員會早前取消中學文憑試歷史科一題備受爭議的題目,不作評分後,學生組織「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代表一名應屆文憑試歷史科考生申請司法覆核,質疑考評局取消試題決定違法,並涉及程序失當。 司法覆核中,法院的職責一如以往根據法律及其精神裁定法律上的爭議,法院並不熱衷於覆核政府依法制訂的政策。司法覆核的基礎非常簡單:公職人員行事不得超越其法律權力(越權)("ultra vires"),即某項決定被質疑,理由是該決定超越法律賦予的權限,因此屬於無效。

銅像拆不拆?後真相年代的歷史記憶與政治正確

促使筆者撰寫此文,源於筆者自少年便參與的童軍運動,創辦人貝登堡(Robert Baden-Powell)的銅像亦受到波及,銅像所在小鎮有市民自發「守衛貝氏」,更有銀髮市民持杖表明「I will fight for him!」,令人動容。 在此必須言明,歷史人物並非只有正邪二分。歷史人物往往也是普通人,人都不可能完美無瑕。任何簡化歷史的言論均欠公允。

文憑試歷史科爭議——考生為重 檢討改善次之

庚子年,對於歷史愛好者並不陌生,鴉片戰爭、八國聯軍……均被列入「庚子之災」。2020庚子開年之後,世界也來了一場大變,我國再度捲入旋渦之中,香港亦未有獨善其身。 筆者數年前也是文憑試考生,選修了中史科與歷史科;如今在大學修讀中史教育,正於中學實習。面對歷史科試題的爭議,課程、考評、歷史學的知識念玆在玆,但縈繞筆者腦海深處,卻是一眾考生的福址